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反派:垂釣萬年,我專釣男主機緣 起點-第七十三章 先打臉,再談事!相伴


反派:垂釣萬年,我專釣男主機緣
小說推薦反派:垂釣萬年,我專釣男主機緣反派:垂钓万年,我专钓男主机缘
“吃了咸菜滚豆腐,皇帝老子,不及吾。”
天尸葬地。
宁凡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一边从锅里捞出刚烫好的嫩豆腐,送入口中,身后是绝美剑祖,在捏肩捶背。
有一说一。
姬青灵真的很懂得如何能抓牢一个男人的心:那种女王御姐和纯情侍女之间自由切换的反差感,简直让宁凡…
爽出了天际!
“青灵姐,你说陈家会把人送来吗?”
“会。”
“就这么肯定?”
“他们不送来,我就带你上门去抢。”
“青灵姐威武!”
“啧啧,说曹操,曹操到。”
“哈?谁到了?”
“哝,你钦点的暖床丫鬟。”

两人正聊着。
这时。
远方空间蠕动,帝威开道。
一座豪华飞舟,撕开虚空,稳稳落于大帝。
片刻后。
九十五名年轻侍女鱼贯而出,呈二字排开。
在侍女们的簇拥下。
陈家一众与俏道姑宁冰清,缓缓行至夫妻二人跟前。
“拜见剑祖。”
随后恭恭敬敬地朝姬青灵施了个叩拜之礼。
当然。
陈家大帝及其两位化神境的贴身婢女未跪。
到底是大帝,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都起来吧。”
姬青灵斜睨了众人一眼,便没了兴趣。
转头继续给宁凡捏着肩膀。
见状。
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说早就听闻剑祖姬青灵极其宠爱她这夫君,来之前众人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幕真实发生在眼前时…
那份视觉冲击所带来的震撼心理,还是免不去的。
毕竟在此之前,谁能想到:
堂堂剑祖,居然会像个丫鬟一样,伺候一个男人?
即使是夫妻…
即使是夫妻也不行啊!
剑祖就是不能伺候人的啊!
剑祖生来就是要被其他人伺候的啊!
这个男人…凭什么!
在场男人看向宁凡的目光,充满了羡慕与嫉妒。
而作为宁凡未来的暖床丫头,俏道姑宁冰清则对这位好看到甚至有些分不清男女的少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她不信剑祖没有占有欲,更不信一个优秀的,宛如九天皓月的奇女子,会这般大度,情愿与她人…共侍一夫。
唯一的解释,就是问题,出在宁凡身上:他的身上肯定有某种魔力,某种足以让剑祖,都鬼迷心窍的…魔力。
至于是什么魔力,还有待探究。
但必须承认,宁冰清已经被宁凡给吸引住了。
很俗的理由:帅!
宁冰清这辈子都没见过,像宁凡这么有气质的少年。
白衣白袍,长发随风。
玉面却不矫揉,儒雅却不稚懦,似那魔君登高楼,似那仙圣踏莲至,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尊贵…
再配上左眼中若隐若现,妖冶古朴的蝴蝶魔纹。
仿佛他天生就该凌驾于诸天万界之上一般。
翩翩玉公子,机巧忽若神,说的就是他。
红尘谪仙,遗世神祇,那都是在侮辱他。
宁冰清觉得,应该用上圣这个字…
圣人转世!

众人心思各异间,宁凡忽然站起。
姬青灵会意。
乖乖让开条道路,转身默默收拾起桌上的碗筷。
众人眼皮狂跳,内心疯狂咆哮道:
不要啊剑祖大人,快停下啊!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你怎能亲自收拾碗筷?
那可是丫鬟干的活啊!
你的纤纤玉手怎能碰这些东西啊!
呜呜呜,求你了,把碗筷放下啊!
莊子 魚
我们看的心都要碎了呀!
求求你不要再崩人设了行不行啊?
我们心态要崩了啊!

“啪!”
一记嘹亮的耳光,把众人思绪拉回现实。
循声望去。
只见宁凡正捏着陈家大帝左侧,那名女婢的下巴,眼神冷漠异常,高高在上,嘴里淡淡吐出二字:“跪下。”
众人一怔。
陈家老祖赶忙出来打起圆场:
“宁公子,这两位是我们家大帝的贴身侍女…”
“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宁凡左眸魔芒一闪,语气森然,道:
“再废一句话,本座让你永远开不了口!”
“…”
陈家老祖不敢说话了。
只能在心里暗骂宁凡不讲规矩。
鬼娘恋爱禁止令
按理,大帝侍女是无需跪拜任何生灵的:因为大部分时间大帝都不会出世,她们就等于大帝行走在外的化身…
见帝使,如见帝。
帝岂能跪?
但…
宁凡才懒得惯着谁呢!
前世他就很厌恶那些:
明明背景十分强大,却要扮猪吃老虎,处处忍让,最后忍出了个青青大草原,还要选择原谅她的赘婿伪爽文。
憋屈的要命。
何况今生他是个反派,干嘛效仿那些主角?
反派需要树立正面形象,营造伟岸人设吗?
不需要!
他就是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服憋着。
就是有这个背景,你能奈我何?

陈家帝死死盯着宁凡。宁凡毫不畏惧地瞪了回去。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宁凡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可惜。
身负十二品莲台魔婴的他,不在三界五行。
大帝威压,对他压根不起作用。
“小辈,给老夫个面子,此事作罢,如何?”
眼看威压拿不下宁凡。
陈家大帝不得已放低姿态,试图为自己搭个台阶。
他觉得宁凡就算再猖狂,也不能不把大帝当回事吧?
然而。
下一秒…
“不给面子,你能咋地?”
宁凡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他可是知道姬青灵一剑斩了一尊刘家大帝的,除非上面的圣人下来,或婵红衣出手,不然姬青灵就是无敌的。
陈家大帝?
你谁啊你?
“你!”
陈家大帝属实是被宁凡给气到了。
上了头的他,下意识地想放几句狠话。
忽然。
一道慵懒平淡中,掺杂着不容置疑意志的声音,于不远处的木屋内响起:“陈长生,最好斟酌清楚再开口。”
“此间之事,本座不管谁对谁错,谁占理,我男人待会儿要是皱一下眉头…陈家,就重新培养一尊大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