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不能說》-第八十七章 回家推薦


不能說
小說推薦不能說不能说
林墨弯着腰给林颜收拾余下的物品。
“我要回熙园。”
林颜淡淡的说。
郗铭真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林墨则是慢慢直起腰,看着林颜,他的震惊不比郗铭真少。
“为什么?”林墨问。
林颜看着窗外大好的阳光说:“阿墨,有你的地方是家,熙园也是家。”
郗铭真激动得上前拉住林颜的手,林颜没有挣脱。
林墨生气的一把挥开郗铭真的手,把郗铭真隔在身后。
他直视林颜的眼睛,企图从中发现些什么,但是其中什么也没有。
其实像现在这样,林颜已经过多干涉了林墨的生活,她已经成为了林墨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现在是时候学会放下了。
如果林颜在某一天离去,林墨痛不欲生,如果林颜在离他稍远一些的地方待着,给林墨足够的时间,再加上江暮陪在他的身边,他肯定会慢慢地接受的。
“你跟我回去!”
林墨加重语气。
“阿墨。”林颜看着林墨的眼睛:“我已经决定了。”
林墨移开了视线,他明白,他改变不了林颜的想法了。
他往旁边退了几步,坐在小沙发上。
郗铭真则是面露喜色,他接过刚才林墨拿起的物品,一点儿一点儿的帮林颜收拾起来。
林墨一言不发,静静地送林颜坐上了郗铭真的车。
在林颜上车之后,林墨把郗铭真拉到稍远的地方。
林墨和郗铭真两人相对站立,林颜在车上听不到二人的谈话,也不太能看清表情,勉强从肢体动作上来看,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冲突。就算林墨有些不满,会对郗铭真动手,郗铭真也不会还手。
思及此处,林颜便不再看着那边,坐在车上闭目养神。
“郗铭真,我把姐姐交给你了,她是我最重要的人。”林墨看着郗铭真郑重的说道。
郗铭真有些苦涩,林颜是林墨最重要的人,她又何尝不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呢。
“我知道,我会好好待她。”
林墨问:“姐姐很了解你,你了解她吗?”
“她喜欢吃什么?”
“她最讨厌什么?”
“她喜欢去哪里?”
这一连串的问题,郗铭真怔住了。
他都不知道。
林颜跟着他这么久,一切的生活习惯和喜好都是随着他,而他也没有刻意去了解过林颜需要的是什么。
郗铭真摇摇头。
“你真的爱她吗?”林墨会心一击。
是啊,我真的爱她吗?爱的是什么?
只是贪恋林颜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只是过于依赖有林颜的生活,就舍不得像一个全心全意服务客户的保姆吗?
“我……”
林墨见郗铭真说不出话来,就对她说:“说不出来就算了,姐姐选择了跟你走,自然有她的想法,我只希望你看清自己的心,不要再让我姐姐收到更多的伤害。”
“好。”
“还有,你现在不能确定你的心意。”
林墨虽然很不想说,但他还是要点醒郗铭真。
“我姐姐,她爱你。”
林颜一次都没有说过喜欢他爱他,所以他也从未看清过自己的心。
郗铭真惊呼:“什么!”
听见郗铭真的疑问,林墨捏紧了拳头。
还好林墨是给郗铭真挑明了说,要是这傻子再拿心意去试探林颜,那林颜该有多伤心。
在爱情中的人都是迷茫的。
林墨咬牙切齿的说:“你觉得我姐姐学习做菜是为了谁?”
林颜在大学空闲时间,来来回回的往返邻市与临景,就是为了解决郗铭真的吃饭问题。
如來
“你觉得我姐姐在你身边待了十年是为什么?”
一字又一句,如雷声灌进郗铭真的耳朵里面。
“难道仅仅是为了学费或者是报答老人的恩情吗?”
难道不是这样吗?
林墨继续说:“前面这些年,你可以说是我姐姐为了钱待在你身边,但是她毕业后,你还这样认为吗?”林墨在李清清那里了解到,林颜的专业成绩非常出色,还没有毕业,就有很多大单位抢着要人,只是林颜都没有答应。
郗铭真忽而想起,之前台缇淅说过林颜的前途无量,捆在郗家真是屈才了。当时自己不准林颜跟着台缇淅,还答应日后为林颜找一份工作。现在看来,林颜真的需要自己帮忙找工作吗?
所以说,林颜在毕业后,完全有能力为林墨支付学费,也能通过工作,过上更好的日子。
郗铭真心中一阵刺痛,他从前认为的,仅仅是他以为的。
“你觉得我姐姐前天为什么会吐血?”
是啊!
都是因为他,因为他的欺骗。
他骗了林颜整整十年。
而林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深深的爱上他了。
甘愿为他做所有的事情。
只是这一切,居然建立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之上。
郗铭真用手痛苦的锤打着头。
林墨一把拉住他的手说:“要发疯,别在这里,我姐姐还在等着你。”
郗铭真一听见林颜还在那边等着自己,他好像又回过神来了。
“我知道了。”
郗铭真说出几个字后,离开了。
林墨但愿郗铭真能懂得姐姐的心。
郗铭真回到车里之后,林颜歪着头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郗铭真轻轻地为林颜安全带,然后把所有的窗子都升起来,慢慢地开车回了熙园,就像这两人只是出去旅行了一次而已。
车已经停在了熙园负二楼后,郗铭真小心翼翼地抱起林颜往主卧走去,如今的林颜实在太虚弱了,一直都没有醒来。
斯萨克诺奇谈
郗铭真没有洁癖,他只是讨厌别人睡他的床,就算和别人同床共枕也不行。所以之前和林颜在一起的时候,沙发、地毯、林颜床上都做过,就是没在他床上。由于郗铭真的头疼,郗铭真迫不得已让林颜睡在自己床边的地上,这也是极大的忍让了。
但是今天回到熙园之后,郗铭真没有把林颜送回她原有的房间,也没有把林颜放在地垫上,而是直接放在了自己床上。
以千夜之吻将你杀害
他好像突然就不介意别人睡在他床上了,也许因为这个人是林颜的缘故。
床上的被套被单枕套,永远都是灰色。
林颜睡在这个灰色大床上,是如此的扎眼,苍白得有些过分了。
郗铭真刚才抱着林颜的时候,觉得她实在是太轻太轻了,没有用力就已经抱起来了。
邪恶力量:超自然生物图鉴
郗铭真俯身摸了摸林颜的脸,在她的嘴唇上留下轻轻的一个吻。
“欢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