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通靈紀元 汆湯丸子-0046 藍星變化展示


通靈紀元
小說推薦通靈紀元通灵纪元
经过大灾变之后,整个蓝星的地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的地方连绵的群山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开裂成了两半,随后中间出现了一条新的河流……
有的地方原本明明是一片汪洋大海,但是却突然化为了连绵群山,就如同那愚公移山的故事真实再现,真有神仙直接移了一座山过来……
有的地方原本还是沙漠,结果顷刻间化为了汪洋大海,然后从海里冲出了无数的巨兽……
有的地方原本还是大河,但是在那灾变之时,那大河的水却是从此开始了逆流……
最为离奇的,是据说有那虚无的水流,从那天空中倾倒而下,但是任凭怎么探查,都不能找寻到其源头。
……
大灾变之后,人类和野物经过长久的冲突,渐渐形成了自己的势力范围,野物多栖息于山脉荒原,沼泽大河等地,而人类因为自身条件,依旧选择筑城垒寨而居。
因为人口的锐减,加上生存环境的艰难,在原来华夏国的地界上,现在只剩下了十二座城池,以十二生肖为名依次被命名为鼠城,牛城,虎城等。
这十二座城池各自所处的位置并不相同,彼此相距甚远遥相呼应,算的上是华夏国最后的基业了,也是华夏国人民最后的希望。
楓 林 網 琅琊 榜
而在十二座城池之外,则是难以计数大大小小的避难村,避难村的存在,是为了安置那些不能成为通灵师的普通人,一般来说居住在这样地方的不是老人就是小孩居多。
而数十个避难村之间,又会有一个大些的镇,这是用来给避难村的人们相互交换物品所建立。
在那些避难村之外,一般都会有一大圈的平原地带,这是用来给普通人磨炼意志,击杀野物以期突破成为通灵师的地方,同时也是那些野物捕猎人类最佳的场所。
……
Tarte Tatin还不能下口
杨舒花了两天的时间,才算是将那三眼空间的事给处理好,此时,他正头戴树枝帽单手提刀向着荒原外走去,看其目标,依旧是那一处两山相夹的峡谷。
杨舒不时的正一正头上的帽檐,郁闷的说道:“银花啊!你能不能不要在我头上扭来扭去的,既然要做个帽,那就专心点做个好帽。”
一簇金色的叶片从那树枝帽上突兀的伸了出来,随后垂在杨舒的额头前方:“小子,有我这么柔软舒适的帽子给你遮阳,你就知足吧你。”
这点银花到是没有说错,因为她的枝条柔软,所以卷成一圈后戴在头上一点也不会感觉到坚硬磕肉,反而因为十分贴肤而十分舒服。
以致于杨舒原本不愿意顶着这玩意的,但是等真的带上后,却如同带了个紧箍咒一般再也不肯取下来了。
杨舒伸手拨开那挡住视线的的树叶,松了身上的纽扣,徒手一伸再一缩,一个地瓜已经出现在了手里,随意的剥了地瓜的皮,然后“咔嚓咔嚓”的大口吃了起来。
银花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怎么样,有了个自己的空间,是不是方便许多。”
杨舒含糊不清的应了声“是啊!”,随后却是突然噗呲一下笑出了声来,白色的地瓜碎喷吐一地。
几根树枝在杨舒的头顶敲来敲去,杨舒抬手按住了,随后笑着说道:“知道这个地瓜哪儿来的吗?”
“哪儿来的?不就是从你那三贤居里掏出来的吗?”
“是啊!没错,可是你知道吗,这是那只兔子刚刚刨出来的,结果正准备吃呢。突然就被我给拿走了……哈哈哈哈……”
“这有什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
说起这兔子,杨舒也是十分的郁闷,先前什么都安排好了,等轮到叫那家伙继续它那未尽的事业,结果好说歹说非得要寻死,后来杨舒实在没办法了将从觉悟晓那里得来的一部分记忆灌输给了它,这才强行扭转了它的思想。
“银花,你到底对那只兔子做了什么,使得那家伙会一心寻死啊!”
“秘密,嘻嘻!我也很好奇,你是怎么让那家伙重新找回活下去的勇气?”
杨舒同样说了两个字:“秘密?”
原来的三眼空间,被杨舒起名叫三贤居了,一只大兔子呆呆的看着刚被刨出来的一个大地瓜突然消失不见,顿时气得在地上猛刨起来。
说起来,大兔子的一生也是颇有些曲折,明明是一只素食动物,遇见了觉悟晓后被改造成了一只饮血的兔子,独自守在那里快百年,过着麻木的屠夫生活。
后来一遭不幸遇上了银花这个多嘴怪,一番好好聊聊之下,愣是掰得它要求死,再落到杨舒手里之后,被一段记忆灌脑之后,又将它掰了回去干起了老本行来。
此时的大兔子再次恢复了那身灰毛,头顶那只眼睛却是被杨舒给收走了,不同于觉悟晓会坐镇在那里,杨舒本人不在的情况下自然是不敢将这个诡异的东西还留给它。
当然,那麻痹人的本事杨舒依旧分享给了它,毕竟这家伙暂时就这点手段自保啊!
杨舒一边走,一边信手操控着一个绿色的珠子,这正是那个三眼空间中的残灵,其原来的本体不知道是什么,最后只留下了一个诡异的眼珠。
原本银花是建议杨舒将这东西融合到额头,但是却被杨舒给拒绝了,杨舒的理由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再说无端端的身体上多出个诡异的零件,杨舒想想都感觉膈应。
后来还是银花无奈之下,将这个残灵中最后的灵给打散,然后炼化成了这个珠子。
这个珠子依旧具有那种麻痹生物的能力,但是其威能却是没有先前强大了,虽然杨舒没有嫌弃,但是银花却颇为感觉不值。
此时的杨舒,全身都做了个大改,原本老杨头留给他的那些什么护腿,胸甲之类的,全部在银花的要求下换了下来,然后穿上了从那堆杂货里面翻出来的一套软甲。
虽然有些抵触这是死人留下的东西,但是在知道这玩意具有调节温度的功能后,杨舒明智的选择了接受。
不得不说,荒原的自我恢复能力还是极强的,那兽群的奔袭才过去几天时间而已,原本荒芜掉的荒原又开始变得绿草茵茵了。
经过数日的前行,杨舒已经走到了荒原的边沿,那道峡谷口也肉眼清晰可见了。
然而就在杨舒想要一鼓作气冲入峡谷口的时候,两道人影却是一前一后的从峡谷里面冲了出来。
金色的叶片缩了回去,在那些枝条里面隐藏起来。
杨舒将绿珠收了起来,然后单手提刀看向那两人。
奔逃在前方的那人似乎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在荒原之上,微微一愣之后却是惊喜的叫到:“杨舒,怎么是你!快跑,后面那家伙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