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元靈法則-第兩千零一十八章 對戰,妖冥焰(下)展示


元靈法則
小說推薦元靈法則元灵法则
火焰的祭坛再开,这一次,火势直接直接成型,便朝着中间压进。黑色的火炎如墨海覆城一般扑下,汹涌而猛烈,灼热使得空气瞬间发生了扭曲,诡异而阴邪。
就在火焰即将要将蓝凤儿包围的时刻,虚幻的羽翼一下展动,带着蓝凤儿一下冲了出来,手中披帛舞动,汹涌的火势被一下截断,下方的祭坛更是被直接破坏,至于那被点燃的披帛,也是断在了空中。
那截断的祭坛让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前边,蓝凤儿的身影突至,妖冥焰及时的覆盖全身,却依旧感觉胸膛一痛,风劲瞬息蔓延至全身,身子就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蓝凤儿一把拉下手中的披帛,瞬发的披帛就仿佛锋利的刀刃一般,他虽然及时的聚拢了黑炎,却依旧被披帛一下斩开,他微惊,连忙避开,之前,好像不是这样的?
断开了的披帛依旧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斩痕,雪白的缠巾一下横斩而来。
燃起的妖冥焰瞬间就将体内的风劲烧掉了,一把将披帛抓在手里,黑炎顺之焚烧,蓝凤儿直接截断了披帛,劲风压下。
右脚后扯,火炎一下就仿佛鞭子一般打出,蓝凤儿轻盈躲闪,挥剑斩断,本应四散的劲风一瞬间汇聚一点,朝着前方打去。
他轻旋双臂,黑炎螺旋,星华点点,一边为剑尖,一边为盾面,强强相碰。
正在全心全意抵挡的他却是突然间感觉到不对,左侧的妖冥焰被瞬间破开,锐利的剑意便点在了他的身体。
剑退,血洒!
他吃痛后退,妖冥焰一下铺开,却依旧被点破,仅仅只是瞬间,他的身上就多出了好几道类似的剑痕。
强风的劲力穿透了他的身体,退出的长剑瞬间斩过他的身体,四散的披帛同时压下,妖冥焰却是在此刻一瞬间的爆燃而出,蓝凤儿这才被热浪击退了出去。
“不是说这妖冥焰能焚烧元素吗?怎么看凤儿这一次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啊?”慕千瑞忍不住奇怪的问道。
“这还不简单。”吕怀轻轻一笑,“你可听过火中取栗?”
慕千瑞想了想,“是因为速度?”
“哼哼,妖冥焰虽然奇特,但是,在实力上,他还远远不是凤儿师妹的对手,虽然同为九层境义,但是在九层境义之间也是有实力差距的,如果说凤儿师妹位于九层境义的顶点,那么他,不过就是初入九层境义罢了。”
“理论上,他完全不可能是凤儿师妹的对手,而他之所以能与凤儿师妹一战,不过就是凭借着妖冥焰的特殊罢了,而面对这种情况,只需要扬长避短就可以了,只要避开他的妖冥焰,凤儿师妹做到的不过就是最简单的火中,取栗。”
吕怀一下说道:“哦,而且啊,抛开快速的斩击以外,师妹还留了一手,风劲是多层的,一层染了妖冥焰,还有下一层,外层烧掉了无效,下一层却依旧有用,而且,说不定,成为‘弃子’的最外层,还帮助了里层推进了风劲,使之更加的迅速,好一精妙的元素掌控,要是同一境界,我不及她。”
慕千瑞一下看向吕怀,弱弱的问道:“多,多层?这是怎么做到的?”
吕怀看了慕千瑞一眼,“你又不是风元素的修士,跟你说这也没用啊。”
“也是。”慕千瑞一下点头。
“所以我才说的,不要小看了师父崖弟子,而且这丫头掌握的还是破天之翼,那可是就连师姐也难以捉摸的存在啊,哼哼,你放心,他并非是你口中的那位娇弱不能自理的凤儿妹妹,她,是我的师妹,是师父崖弟子啊。”吕怀笑道。
快速后退的他一下展露出流动着黑炎的羽翼,长发飘散,背后黑色的凤凰尾翎高高扬起,片片的尾翎飞散而出,从天洒落。
披帛挥舞,轻柔的披帛就将无数的黑翎卷入其中,蓝凤儿挥剑斩出,黑炎被斩破,前方之人主动出击,手中斩落的黑炎逐渐的显出实景,是一片漆黑的羽之刃,一下斩断漫天的披帛。
“凤儿!”慕千瑞担心的喊了出来。
“那个便是由妖冥凤的凤羽所作的羽刃吧,看来,这个人真的与妖冥凤关系非同小可啊……”吕怀眯起眼睛,呢喃的道。
蓝凤儿后退避让之时,仿佛拔剑出鞘,剑刃一下与羽刃相撞,黑色的妖炎被瞬间震散,他一下被震退。
“那是?”刚想冲出去的慕千瑞惊了一下,随即问道。
这么问吕怀也是愣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东西啊,我还真的不知道哎,不过想来,跟火凤梧桐有点关系……”
他很是惊奇的盯着蓝凤儿手中的长剑,那剑很是奇怪啊,剑刃未开,面糙未磨,那剑的模样更是奇怪,看上去不像是一把剑,更想一根勉强有着剑模样的木头。
其实真正让他奇怪的自然不是这柄剑,而是因为这柄剑竟然扛得住他妖冥焰的焚烧,所以,那究竟是什么剑?
蓝凤儿轻轻挥散掉剑身上的妖冥焰,只见那灰黑色的剑身之上,逐渐的点亮起了耀红的光芒,剑身之上奇怪的缝隙之中闪耀出了火焰的红色,看上去就像是剑身之中烧起来了一样,点点的星火,随着剑身的摇晃而轻轻晃动着。
他目光凝重的盯着蓝凤儿,下一刻,蓝凤儿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好似凭空消失一样,他突然间挥动手中的羽刃,不过羽刃被瞬间弹开,火红的剑刃挑开了妖冥焰。
突然一阵暴风袭过,卷破了铺散开来的妖冥焰,暴风的箭矢一下从他的脸庞穿过,他眼睛瞪的老大,有些难以想象,下一刻,暴风一下在他的身后炸裂开来,恐怖的风卷从他后方吹动了他。
破散的妖冥焰之后,是蓝凤儿缓缓放下的手臂,这就是蓝凤儿今日的第三个方法,暴风立法,以强烈的暴风撕裂火焰。
蓝凤儿相信妖冥焰的特殊,但是,她更相信星晓豪的实力,哪怕是星晓豪的火焰都阻挡不了暴风立法的肆虐,更别说这个人了。
数道风暴在他的身周炸裂,强烈的风卷就仿佛要将身处中间的身体撕碎了一般,一道火光闪过,他挥动羽刃将暴风斩开,四周,有着黑色的飘羽散落。
飘散的羽毛一一将剑影挡下,星星的火花跳动,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动,一瞬间炸裂开来,他直接就给炸飞了出去。
蓝凤儿将四周的火焰挥开,后退中的他一下止住,手中羽刃挥出,剑刃交加,相交数次之后,他已露颓势,被一剑挑开,蓝凤儿一剑斩下,他招架的瞬间顺势躲避,风舞却是一瞬间将他弹了出去。
“这么看来,凤儿是赢定了呀?”慕千瑞高兴的看着吕怀。
“目前看上去是这样,但是结果嘛,还未定。”吕怀缓缓笑着。
“啊,这还能反击啊?”慕千瑞奇怪的看着,“吕大哥,你不是说他的实力比不上凤儿吗?”
“实力是比不上,但是他的实力,多来自妖冥焰,现在比不过,也是因为妖冥焰不足以弥补两人之间的差距,但是,如果他的妖冥焰还能再提升呢?那情况就不知道喽。”吕怀轻笑了一声。
“还能提升吗?”慕千瑞呆滞的问道。
魔女玛莉不是魔女
“且看着吧。”吕怀点头道。
蓝凤儿忽然朝着一旁挥剑,破散的火炎之中,有着什么东西被反弹而回,似乎,也是一柄羽刃。
蓝凤儿明白了,羽刃,不止一把。
他一把将空中回旋的羽刃接下,手指一动,三柄羽刃被他夹在指缝之中,一下投掷了出去,黑炎弥散,羽刃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蓝凤儿细细打量了一下,随即披帛挥动,一下卷入了黑炎,手中长剑舞动,竟然准确的将羽刃给找了出来,三片被打飞的羽刃在空中旋转之后再度袭来。
长剑再度挥出,三片羽刃被蓝凤儿用剑掌控住,飞旋的羽刃被蓝凤儿挥动的长剑打向了一旁,长风一卷,他就感觉受到了风的牵引,一下朝着蓝凤儿移动而去。
面对蓝凤儿刺出的剑锋,黑色的火凤再度出现,火焰一下将长剑吞噬,三个方向的羽刃已经重新回到了他的手里,一剑斩下。
蓝凤儿收剑回挡,一下被震退,妖冥焰一下卷向蓝凤儿,蓝凤儿一下避开,挥剑斩下。
顿时巨大的火势震开,蓝凤儿被热浪一下的抛飞了出去,在空中一下停了下来。
“还真的可以啊?”慕千瑞奇怪的说道。
“是啊。”吕怀轻轻的说道。
三片羽刃悬浮在他的身体四周,身上的火焰高涨,停在空中的蓝凤儿神情清冷,虚幻的羽翼之中再度增加,一下冲下。
抓住一把羽刃就斩了出去,妖冥焰焚烧,蓝凤儿紧急后退,妖异的火炎紧随其后,蓝凤儿飞速躲闪。
他手臂一挥,妖冥焰的数量的增加,可是蓝凤儿依旧可以在火焰之中轻易的穿梭着,避开了多道攻击之后,蓝凤儿挥剑就将火焰给击散了,他丢出三片羽刃,交叠在一起的羽刃挡住了蓝凤儿的剑刃。
他身上的妖冥焰开始剧烈的焚烧,那火焰,竟然开始粘上了蓝凤儿,隐隐有拖着她向下的趋势。
蓝凤儿当机立断,迅速的脱离,四散的妖冥焰合成一巨大的火凤,展翅啼鸣,蓝凤儿抬身后退,神色微微凝重了一下。
后退转身之间,蓝凤儿的怀中已经多了一把造型奇特的古琴,七弦七色七材,手中长剑一下归鞘于琴座之中,琴弦散发着奇异的光彩,玉指轻轻的拨动了琴弦,清冷的琴音震荡了空气,四周的火炎就仿佛被震的粉身碎骨一般的湮灭了。
“哟!终于是拿出看家本事了呀。”吕怀灿烂的笑道。
“看家本事?”慕千瑞奇怪的问道。
“怎么,你不知道吗?凤儿师妹师承师父崖乐谷呀,乐音,可不就是她的看见本事吗。”吕怀轻笑着。
他被这震散的妖冥焰给惊到了,身体突然承受了某种力量,行动不能,手中的羽刃缓缓掉落,下一刻,羽刃同时飞了出去,蓝凤儿微惊,那散开的羽刃停在了空中,妖冥焰瞬间焚烧开来,就仿佛一只眼睛在空中睁开了一样,中间妖异的血红就瞪着蓝凤儿。
诡异的血光一下喷射出来,蓝凤儿再度拨动琴弦,悠扬的琴音就血光吞噬,血光之中,隐隐可见两道身影挡在了蓝凤儿的面前,红光一瞬间将之吞噬。
一道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还不快走,你应该知道,你不是对手。”
他死咬着牙,右手更加特殊的妖冥焰一下燃起,空间被一下焚开,在上下两面的夹击之中,消失在了空间之中。